您的位置:首頁 > 會員 > 個人會員 > 會員故事

臧根林:莫道江湖遠 轉身又相逢

閱讀量:57 2020-06-01 收藏本文

 

學術和產業雖然是兩個不同文化的江湖,但實際上大家都有合作的意愿,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CCF提供了讓兩個“江湖”深度融合這樣一個環境,新一屆理事長梅宏院士上任時也專門強調了要加大力度發展產業界會員。要問產業界人士進CCF有什么用,我說真的很有用,我本人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

 

 

封面

 

前幾天,手機上收到一條陌生號碼的短信,說是廣州某高校教授介紹他聯系我,有項目合作事宜咨詢,我打電話過去,對方是某省的一個政府部門,的確需要我們的產品,于是安排人具體跟進,一個市場機會就這樣產生了。把我介紹給外省客戶的教授我并不很熟,但我在CCF廣州做了6年的主席和副主席,廣州計算機學術界的人對我和我公司的產品都有所了解,所以外省的同學朋友咨詢他們的時候,他們順理成章推薦了我,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幾次了。

 

我是這一屆CCF常務理事中,唯一一個連任三屆的產業界常務理事,可謂是“三朝元老”了,而且比起其他產業界常務理事,我的企業是最小的。我能在非常激烈的競選中連任三屆,靠的是我對CCF的熱愛,對CCF文化的高度認同,對CCF長期的付出。我在去年換屆競選演說時調侃,我接的CCF任務多,所以我有4件CCF的背心和馬甲、8件CCF襯衫、20多件CCF短袖T恤,我的上半身都獻給了CCF。這也是很多人問過我的問題,連李國杰院士都這樣問過,你是一個企業界人士,為什么愿意這么投入CCF?

 

李國杰

和CCF前理事長李國杰院士交談

 

的確,IT的學術界和產業界是兩個不同的江湖,畫出來非常像太極陰陽魚。比較典型的是區塊鏈圈子,對外行人來說,搞區塊鏈的就是一個“江湖”,實際上里面分著幣圈和鏈圈二個“江湖”,幣圈主要是發幣圈錢的,鏈圈是研究區塊鏈技術的。幣圈的人認為鏈圈的人是“傻子”,放著這么好的技術不趕緊圈錢;鏈圈的人認為幣圈的人是“騙子”,光想著去發空氣幣忽悠別人。幣圈里有人想研究研究技術,鏈圈里也有人想怎么賺錢,所以就是太極陰陽魚里面的白中有黑、黑中有白。盡管國家也支持產學研結合,大家也都喊著要產學研合作,但產業界需要的是實用,學術界強調的是理論價值,所以學術和產業還是不同文化理念的二個江湖。而CCF這個平臺,讓我有機會在兩個“江湖”里交互穿梭,獲得了更多的資源和成長機會。

 

八卦圖

IT江湖示意圖:二進制中間的學術與產業二個江湖

 

十八年前,當時我擔任廣東省計算機公司總經理,已經從事IT行業20年了,但我真沒聽說過中國計算機學會或CCF,沒有人在我面前提起過,也沒有在媒體上看到過。CCF YOCSEF廣州的發起人是湯庸,他第一聽到YOCSEF這個詞是2002年10月。當時他得知子德有意在廣州建立CCF YOCSEF分論壇的信息,與子德取得聯系表示愿意牽頭籌備,湯庸也拉上了我一起。由于大家對YOCSEF的規則不了解,主要是對YOCSEF內涵的理解不夠,首屆選舉的過程產生了一些波折。通過大家的溝通和相互理解,CCF YOCSEF廣州于2003年7月30日正式完成了首次選舉,湯庸當選為主席,我當選為副主席。YOCSEF廣州成立的過程實際上也是我對CCF文化了解的過程,在中國目前這樣的社會環境下,CCF的社會責任心、公平機制、公正廉潔等很多方面都非常吸引人,像滾滾紅塵中的一方凈土,值得我為CCF奉獻。逐漸的我成為了CCF的鐵桿分子,擔任了一屆理事、三屆常務理事;擔任了CCF廣州會員活動中心的第一屆副主席,第二、三屆主席;一直是CCF走進高校的特邀講者;連續7年被評為CCF杰出演講者;5次走進呂梁教育扶貧,等等。在CCF里承擔了很多任務,現在我一年中一半以上的周末時間是貢獻給CCF的。

 

梅宏

和剛剛當選新一屆CCF理事長的梅宏院士合影

 

在這個過程中,最難的就是在我自己身上怎么融合兩個“江湖”的問題。作為企業家,做什么事情都講究投入產出,如果去做沒有收益的事情,就是“不務正業”,就是浪費時間,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我在CCF里面投入很多時間,其他股東都有意見。實際上CCF是個巨大的資源池,就看你會不會用。比如,我們公司研發的核心產品想進入某重要市場,陳左寧院士是那個領域的核心專家,由于陳院士擔任CCF副理事長時,我是常務理事,所以我們很熟,有次她到廣東,打電話給我,我公司技術總監就得到機會給陳院士詳細匯報了產品情況,得到了陳院士的高度認可,我們的產品終于打進了該領域。幾次這樣的事情下來,我公司的其他股東發現我在CCF里面的資源很高端,對公司發展是有好處的,也就不反對我在CCF里面花時間了。

 

香港

二次代表CCF去香港國際電腦會議做演講嘉賓

 

一個企業的發展戰略,前瞻性很重要。CCF是學術為主的團體,比產業界肯定更敏感,比如2012年李國杰院士提議成立中國大數據專家委員會,我在常務理事會上參與討論決策時,才知道大數據這個概念,馬上和公司同事講這個發展方向,我們公司馬上投入大數據方向研發,并在2013年把公司名稱從“科韻信息”改成“科韻大數據”,比很多企業搶先了一步,后面就容易步步領先。這些年實際上中國計算機大會(CNCC)一直在起著引領方向的作用,參加會議的企業家可以提前看清方向,提前布局。

 

不要說“CCF走進高校”這樣的講座就是做公益,就是付出,其實所謂贈人玫瑰手有余香,當你這樣去付出的時候,很多回報已經在里面了。給高校講《從大數據到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知識圖譜》等講座,實際也宣傳了公司的產品,就算是講生涯規劃等和公司產品無關的講座,學生老師聽了對我產生認同感,同時也就提升了企業的形象。很多學校老師申報項目,都會給我打電話,先想到和我們公司合作,這就是對企業產生認同感的結果。

 

我剛擔任CCF廣州的主席時,廣州有CCF會員400多人。我擔任了兩屆廣州分部主席,會員人數發展超過了1000人,CCF廣州連續三年被評為CCF優秀分部。這樣的成果是分部委員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但作為分部主席,受益是最大的,我2018年獲CCF年度卓越服務獎,而自己和企業的知名度提升,也就有了更多別人推薦我們的機會。

 

獲獎

獲得CCF2018年度卓越服務獎

 

莫道江湖遠,轉身又相逢。學術和產業雖然是兩個不同文化的江湖,但實際上大家都有合作的意愿,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CCF提供了讓兩個“江湖”深度融合這樣一個環境,新一屆理事長梅宏院士上任時也專門強調了要加大力度發展產業界會員。要問產業界人士進CCF有什么用,我說真的很有用,我本人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

 

CCF匯聚計算機領域優秀的人才,

在CCF,你將邂逅無限的機會和可能!

和68000+CCF會員共同追求卓越!

聯系我們:[email protected]

 

入會二維碼

   掃碼加入CCF

 

 

街机千炮捕鱼破解版下载安装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稳中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 陕西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2013年上证指数数据 上海时时乐最新基本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内蒙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号 今天吉林快三开奖号码 基金赎回几天到账 pk10下载 全国前10正规配资公司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十一选五玩法 北京快中彩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预测